失败

        2012年刚到美国的时候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不顺利,大约持续了半年。       
        主要是期望和现实落差太大。一方面是美国。想象中世界上最好的国家应该是的样子,结果完全是反面。Indiana没有一点点城市的感觉,哪里都没有什么人,不会开车没有车哪也去不了。作为一个在城市长大的小孩感受到了巨大的反差。以前无论在深圳还是北京一旦心里难受只要出去走走就好,现在连迈开步的地方都没有。另一方面是专业。原来学的是通信类,现在转到比较偏交叉学科的人机交互,还以为因为自己喜欢文科可以大显身手,毕竟从小到大也未当过差生。可是课堂上学的技能完全不是我有的那些,也不会有人在意你原来有什么“高强”能力。长时间的小组讨论、开会、画图、出设计点子,可以说我是丝毫不得要领,又无法静下来学习。大学毕业后唯一一个B就是在那时候得的,对我这个自以为可以straight A的学生。
       记得那时经常哭。有时是当着同学的面哭,糊得满脸都是眼泪,话也说不清楚。更多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哭,天昏地暗直到眼睛肿痛。自测量表测出来有轻度抑郁症,曾经一度梦见/想象到用刀捅自己后背的动作。校医院心理辅导中心也不是没有去过,可完全没有作用。说了一堆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作业也做不下去,没有一点动力。小组工作就推给别人做,在以前的我是完全无法想象(以往都是我当组长lead全组)。平时看着其他中国同学和美国同学打成一片,只能是更加印证了自己是个freak的想法,因为我没有办法也不知道怎么融入。到最后,寒假回家的时候一意孤行要退学,关起卧室门来和父母对峙,在窗台的大理石上疯狂地写骂人的话,又暴躁又抑郁。
        期间有过一次打电话给自杀热线,对方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我无法控制地一边哭一边跟她说:“I am a failure.”
        她回答:“How could you be a failure? You are here from a foreign country, studying at a graduate school. You are accomplishing a lot. You are doing great!”
        只能是哭得更为汹涌。
        后来我自然还是坐飞机回到了学校。再后来非常简单:我跟着两个教授开始做research,又当上了助教,申请了PhD,拿到几个offer选择了Georgia Tech,现在是第四年。
        那时候究竟怎么了呢?过了很久以后再回头看才发现,不是我能力的问题,也不是环境的问题,而是我的期待和环境不匹配,是我的标准和环境不一致。也是我心态不端正,太把自己过去的能力当回事。虽无所谓对错,但那种从头到脚都被否定的失败感在当时的状态下强烈、准确、深刻地烙印在了心上。即使现在偶尔想起来都会隐隐作痛:“为什么我会这样呢?”
        如果当时没有经历这些困难而直接就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或者直接能够和环境对应上,也许就能如最初所愿成为一个用户体验设计师,也许现在早就在某个公司里工作了几年,也许还赚到了一些钱。可是反过来看,且不说那种生活是否是我真正想要,若不是这些打击,我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需求、弱点、和长处吗?如果不是这样一段时期,我也绝不会知道自己还能静下心来、有能力写出几千字的英文论文,也无法想象自己居然会读PhD,根本也不会有机会作为一个工科生选修上自己喜欢的社会科学的seminar,学到很多早就梦寐以求的知识。所以我想,perhaps failure may also be a blessing, even though it doesn't seem to b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